爱情电视剧《风起西州》37集电视剧解说文案 解说素材

爱情电视剧《风起西州》37集电视剧解说文案 解说素材

爱情电视剧《风起西州》37集电视剧解说文案 解说素材

又名: 风起霓裳2 / 大唐明月

1集:裴行俭琉璃大婚暗潮汹涌

库狄琉璃出身在第一金针之称的安氏家中,母亲安氏绣艺高超被誉为天下第一针,手中拥有代表第一的金针,但因此也遭到了横祸,死于宫中尚服局大家卓锦娘的阴谋之中。临死前,母亲将琉璃(古力娜扎饰演)交给宫中的孙德成照顾,孙德成为了方便照顾,将琉璃女扮男装,从此被人称为豆医官。

十年光影一闪即过,卓锦娘发现豆医官可疑,怀疑是安氏的女儿,欲要进行迫害,孙德成生怕自己无法保护琉璃,将其送去了宫外谋生。在宫外的琉璃偶遇到了裴行俭长安(许魏洲饰演),裴行俭多次帮助琉璃,二人互生情愫。孙德成出宫偷偷见琉璃的时候,被卓锦娘的人抓住,琉璃因为得到裴行俭提醒这才躲过了一劫,但为了救出孙德成,琉璃不顾阻拦的去宫中救孙德成。

卓锦娘迫害琉璃,给她服用了一种毒药,为了救出琉璃,裴行俭将第一针的金针交给了卓锦娘,但也因此和琉璃矛盾产生,琉璃无法原谅裴行俭。裴行俭这才说出两人其实从小就认识,在琉璃逃难的时候,将金针托付给了同样是孩子的他,这才让他有了金针,琉璃去寺庙求取签文,也是裴行俭暗中帮忙,这才让琉璃选中了上上签。

琉璃将自己的随身玉佩交给了琉璃作为陪伴,自己冒死去悬崖峭壁上为琉璃求取了草药解毒,在二人的通力协作之下终于找到了卓锦娘迫害琉璃母亲的罪证,皇帝下旨将卓锦娘下了大狱赐死,也为蒙冤而死的琉璃母亲昭雪,琉璃从此成为尚服局的大家。

琉璃和裴行俭经历种种之后,皇帝赐婚,两人终于结为夫妇,大婚之日喜气洋洋,可这种喜气洋洋还没有开始多久,周围的暴风雨也即将来临。

河东公府临海大公主府中,正在筹谋着一场谋取裴行俭家族财产的阴谋,在裴行俭小的时候,裴家产业都是大公主代为掌管,后裴行俭成亲,大公主迫于压力不得不将财产归还,但想要谋夺的心却始终没有安静下来。

裴行俭在和琉璃成亲,曾经娶了一个名叫陆琪娘的女子为妻,传言是因为陆琪娘殚精竭虑为裴家上下操心才累死的,而且裴行俭和陆琪娘关系非比寻常相濡以沫。

现如今裴行俭成亲,大公主早就做好了防范,特意让自己的儿媳妇阿崔找了一个名叫雨奴的婢女送去了裴行俭的府中,当裴行俭听到笛声响起面色大变,知道是长公主派遣的婢女到了,谁都知道名义上是婢女,实际上就是别有用心,打不得骂不得也卖不得,还得好好的供着。但这些都不足以让人吃惊,让人吃惊的是雨奴长着和陆琪娘一模一样的脸,饶是裴行俭做好了心理准备,见到雨奴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吃惊了。

琉璃了解情况之后,带着裴行俭去拜见长公主,表面上是感谢长公主的赏赐,实际上也是要到雨奴的买奴契,从而证明她的身份,但长公主却以买奴契丢失为名并未给琉璃。饶是如此琉璃也无法拒绝长公主的赏赐,不得已只好带回去。

每天雨奴都会在雨亭吹笛子,房中画画的琉璃心中明白,这是故意扰乱她的心神,就是要让她和裴行俭心生嫌隙,可虽然看透了一切,但她也清楚,只要她爱着裴行俭,猜忌就会出现。

琉璃无动于衷的表现,也让长公主心中有些佩服,觉得和陆琪娘相比还是比较难对付,为了瓦解琉璃的这份镇定,长公主故意派遣阿崔去邀请琉璃一起到寺庙祈福,留下了雨奴在家里伺候裴行俭。这天偏巧下起了大雨,琉璃一行人未能回去,也给了雨奴机会,雨奴看着冒雨下朝回到家中的裴行俭主动献殷勤。

次日一早,琉璃回到家中,向门童打听昨天雨奴的情况,得知雨奴外出并未回来。

2集:大长公主设宴陷害琉璃

琉璃正在纳闷雨奴为何没有回来的时候,雨奴此时回来了,而且起眼非常嚣张,言谈之间透漏出自己昨天去了县衙,被裴行俭留宿在那里,侍女阿霓看不过眼责怪雨奴几个然在琉璃面前如此嚣张,琉璃却并未让阿霓继续责怪。

裴行俭随后回来,询问门童得知里已经回来了,赶紧去找琉璃,雨奴故意拦截裴行俭假装自己无辜的样子,裴行俭心知肚明,相信昨天的事情琉璃必然已经从雨奴那里知道了,他只好先回去房间里换衣服。

阿霓私下询问裴行俭的跟班阿成,阿成信誓旦旦承诺并未有什么情况,但阿霓还是从阿成的手上闻到了雨奴的味道。

听闻到裴行俭回来,琉璃赶紧去找了裴行俭,发现裴行俭已经换了衣服,阿成生怕琉璃会生气,提前将裴行俭衣服弄湿,谎称是衣服湿了,所以才先换衣服。雨奴在房门外听着房中的动静,嘴角露出了笑容。琉璃带着侍女退出来,却命令侍女今天的事情不许传出去,这倒是让雨奴有些失望的离开,琉璃回头看到了雨奴离开的身影并未做声。

裴行俭和琉璃再次被长公主邀请来到府中,长公主特意提出要让琉璃的庶妹珊瑚去给世子做媵妾。同时,为了离间他们夫妇,故意在二人面前提起了陆琪娘,并且认为裴行俭多年不曾续弦,就是因为忘不了陆琪娘,琉璃虽然明知道是离间,但心中还是略有不舒服。

琉璃随后跟裴行俭一起回去娘家,也将长公主的意思告诉了琉璃的父亲,但裴行俭也说明了其实珊瑚可以找个平常人家成亲,不用去公主府做媵妾,否则日子一定不会好过,可能经常会哭哭啼啼回来。

珊瑚的母亲却在外面听到了里面的对话,立刻到珊瑚面前挑拨,认为他们是见不得珊瑚好,珊瑚气冲冲的去拦截即将离开的琉璃和裴行俭,指责裴行俭就是要为琉璃报仇才会如此破坏她的好事。裴行俭也不再阻拦,既然珊瑚非要去做媵妾,他也无话可说。珊瑚口不择言说话大逆不道,裴行俭要将她的哪些不堪入耳的话给长公主说,吓得珊瑚的母亲下跪恳求不要传出这些话。也恳求不要让长公主退聘,恳求琉璃放过珊瑚。

母女俩下跪一起求饶,保证以后不再冒犯琉璃,裴行俭最终也表示自己会既往不咎,但也希望珊瑚以后福祸自己担着。

长公主要办芙蓉宴会,拟定了一个宴请的名单让阿崔发下去,其中就又陆瑾娘,阿崔觉得非常奇怪,也认为陆瑾娘必然不会来,可长公主却有着自己的意思,明知道陆瑾娘不会来,所以才故意邀请。

芙蓉宴这天斌客如云,裴行俭和琉璃一起乘坐马车而来,裴行俭知道琉璃被安排在女宾次位,心中有些担忧,担心长公主别有用心,对外界也一直对女宾的名字保密更让裴行俭不安。裴行俭握着琉璃的手多番叮嘱,生怕自己会照顾不周,琉璃却并不害怕,只要裴行俭在,她就很安心。

琉璃刚到宴会就受到大家的关注,尤其看到她身上的衣裙更是羡慕不已,而此时突然圣上下旨,让裴行俭赶紧入宫,裴行俭对琉璃诸多不放心,阿霓此时也已经看了一下女宾的牌名,特意前来禀报,其中就有裴炎的夫人和陆瑾娘。裴行俭更有些放心不下,琉璃承诺自己会谨言慎行不会出事,裴行俭只好将琉璃交付给了阿霓好好照管。

果不其然,在宴会上,大长公主故意让人误会陆瑾娘之所以不来参加宴会,就是因为琉璃的到来,琉璃一直对外宣称是陆琪娘亏损了裴行俭家里的产业非要查账,为此才惹怒了陆瑾娘。琉璃提出去请陆瑾娘前来解释误会,但长公主又找理由拒绝,

o(︶︿︶)o 抱歉,这里的内容被隐藏了
本文试看已结束,温馨提示:避免游客赞助后看不到隐藏内容,建议请先注册一个帐号再赞助本文!

该内容查看价格:¥5.88 / VIP会员免费

赞助VIP免费查看
分享到 :